社科网贵宾会欢迎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贵宾会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贵宾会欢迎您 > 世界史研究重大信息 > 世界历史研究所举办“事实与解释:历史知识的边界”学术报告会
 

世界历史研究所举办“事实与解释:历史知识的边界”学术报告会

  

  

  2020年11月6日上午,清华大学副校长、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彭刚教授应邀在世界历史研究所谷城会议厅作了题为“事实与解释:历史知识的边界”的学术报告会。本次报告会是欧美近现代史优势学科高端论坛系列讲座的第7期,由世界历史研究所欧洲史研究室承办。学术报告会由世界历史研究所俞金尧研究员主持,世界历史研究所副所长刘健研究员出席了报告会,来自所内外三十余位科研人员与会。 

  

  历史学者一直以来都以阐明历史事实为己任,但在明确历史事实的同时,历史学者同样肩负着对历史事实进行解释的任务。然而,在进行历史解释的过程中,必然会对历史事实进行挑选,历史解释不可能将所有的历史事实都包含其中,这也就引发了对历史知识的边界问题以及历史解释的局限问题的反思。本次讲座便是围绕着这个历史学的基本理论问题展开论述与讨论。 

  讲座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样的历史事实能够进入历史解释”。彭刚教授结合古今中西历史大家的作品与论述,归纳和阐述了历史解释的选择性特性以及历史事实的重要性特征,认为历史学家在择取历史事实进入自己所要建构的历史解释时,往往依赖于他关于相关事实对于自己论题的重要性的判断。历史学家择取“有意义”的历史事实进行历史解释。“有意义”这一标准包含着“相关性”和“重要性”两个面相。“相关性”意味着历史事实的重要性是依史家的研究视角而异的,重要性则与历史学家投射到历史事实上的价值观联系在一起。换言之,历史学家要纳入自身的历史解释的,总是在他看来重要的、有意义的历史事实。当然,历史事实自身也具有内在的重要性,只是这种重要性会随着史学和史家关照的问题的变化、价值观的转换而发生变化和转换。彭刚教授还特别强调,二十世纪史学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自下而上的历史的兴起,这种变化发生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马克思主义史学和唯物史观的兴起,历史学家对结构性因素在社会和历史变迁中的重要性有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在价值观上则对普通民众、劳动大众的生活和命运表示了强烈的关切。 

  讲座讨论的第二个问题是“历史解释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由于历史解释必然对历史事实进行挑选,而挑选不可避免地与历史学家的价值观相联系,因此历史解释的有效性也就会受到部分学者的质疑。历史解释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问题首先体现在史学中的相对主义和怀疑主义之争,这种争议产生的原因一方面是史家不可离弃的主观因素妨碍了对过去的客观中立的认识,另一方面则是史料的有限性和局限性决定了我们对过去的了解总是不完整的和不全面的。彭刚教授指出,如英国史家埃尔顿所说:尽管历史解释不能够知晓全部历史真实,但确实可以知晓部分历史真实。历史解释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同样反映在历史解释的一元论与多元论之争中,前者认为对于历史事实的正确描述方式只能有一种,可以通过不断汇集真确的历史描述来构成对历史事实的更加全方位、更加优越的解释;后者则认为,即使在面对同样的历史论题时,史家所提出的解释策略也未必相融,我们则注定要在相互竞争的策略之间做出选择。 

  彭刚教授进一步强调,史学研究者必须具有的基本素养就是尊重史实,勇于放弃不符合确实史实的历史编纂。与此同时,历史学家在提出历史解释时,在有着不断拓展学科知识边界的抱负的同时,有必要对自己在具体论题上的认识边界保持足够的警醒和谦卑,对自己能够做什么,不能够做什么,有着足够清醒的认识。历史学是一门常新的、富有生命力的学问,这既是历史研究本身的特征所决定的,同时也有赖于研究者在进行研究时对历史学高贵梦想的不懈追寻。 

  彭刚教授的讲述娓娓道来、生动有趣、逻辑清晰、内容丰富,既有着深刻的哲学和理论反思,又映射出彭刚教授本人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所具有的崇高职业素养与情怀,给与会人员带来了知识的启发和心灵的震撼。世界历史研究所俞金尧研究员十分认同彭刚教授的观点与论述,高度评价了本次讲座所具有的理论和实践意义,认为彭刚教授所讨论的议题是所有历史工作者面临的基本问题,同时也是一个经典的史学理论问题。俞金尧研究员指出,一方面历史研究虽然以史料为基础,但是在整个研究过程中,都涉及到史学理论和方法论的问题,结合理论的反思,有助于研究者更好、更全面进行历史研究。另一方面,在提出历史解释、不断拓宽学科边界的同时要保持足够的谨慎和谦卑。与会学者和学生与彭刚教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互动。 

    

  (欧洲史研究室 罗宇维 供稿、综合处 陈蓉 供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