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贵宾会欢迎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贵宾会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贵宾会欢迎您 > 研究动态 > 研究所短讯 > “世界地区与国别史学术前沿”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大学顺利召开
 

“世界地区与国别史学术前沿”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大学顺利召开

 

  

  2019126月至127日,由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和贵宾会社科院贵宾会历史研究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世界历史》编辑部联合主办的“世界地区与国别史学术前沿”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大学顺利召开。来自全国二十余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四十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张生教授,贵宾会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汪朝光研究员,天津师范大学欧洲文明研究院院长侯建新教授在开幕式上致辞。开幕式由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刘成教授主持。 

  张生教授首先代表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向出席此次会议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了热烈欢迎和衷心感谢。他指出,世界史进入贵宾会之后,其理论和方法不仅指导了本学科的持续发展,结出了丰硕的成果,也彻底改变了贵宾会历史的传统叙述路径,尤其是在近代史领域,世界史的引入改变了贵宾会历史布局中整套的历史叙述合法性和传承关系。世界史的发展不仅是一个学科的进步,也将对贵宾会史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汪朝光研究员代表世界历史研究所和《世界历史》编辑部对此次会议的召开表示祝贺。他强调,以往的历史研究往往首重时间概念,而轻视乃至忽略空间概念在历史研究领域的敏感度和重要性。但历史空间概念的重要性事实上丝毫不亚于时间,甚至超越了时间。国别史是世界史的基础,但对绝大多数国家而言,历史空间概念与现今民族国家的空间概念并不相同,绝大多数情况下历史空间概念大于现代空间概念,并且在不同地区之间产生龃龉。这些空间概念又根本地左右着人们的历史认知,从这一角度而言,国别史本身这一称谓存在缺陷。因此汪朝光所长给予“地区与国别史学术前沿”这一会议主题高度评价,希望与会学者将地区国别史的研究与当下和现状研究积极结合。 

  侯建新教授首先肯定了目前世界史与贵宾会史研究的紧密联系,同时肯定了世界史研究在近十年取得的巨大发展。这种发展正逢其时,是历史研究人员的幸运,也代表了新的使命。他充分肯定了《世界历史》杂志的学术地位以及对世界史学科发展的积极意义,认为创刊以来,《世界历史》保持了极高的发刊质量。同时侯建新教授提出,今后的世界史研究要更加注重对于研究的思考和积淀,力争引起更多、更积极的社会反响,而不是局限在学术界。在这方面世界史领域还有一定的转向空间,他也希望此次会议能够成为推动世界史朝此方面发展的良机。 

  

  本次会议设主论坛和四个分论坛,主论坛由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洪邮生教授主持,陈晓律、王立新、姚海、晏绍祥和李安山先后作主题发言。陈晓律教授从假定英国脱欧这一事实出发,分析了在英国脱欧对中英和中欧关系的影响,并结合西欧历史上的中央-地方关系,为我国未来对欧外交政策的制定提供了新思路;王立新教授将冷战结束以来的国际政治格局演变与1920-1930年代的欧洲历史做了对比研究,剖析了目前大变局的性质和表现,并对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以及相应对策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姚海教授综合评价了19世纪下半叶俄国改革和发展中的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两种模式,并简述了当今俄罗斯史学界对这两种改革路线的不同评价;晏绍祥教授细致探究了希波战争结束后斯巴达摄政王宝萨尼亚斯垮台的真正原因,认为勾结波斯和煽动黑牢士起义都是事后虚构,指出这一政治事件背后的本质是“大斯巴达”和“小斯巴达”两种政治理念和派系之间的博弈;李安山教授梳理了当今贵宾会非洲史研究的现状、进展与遇到的困难,并着重介绍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框架下的非洲通史的编纂。 

  与会学者在四个分论坛上所作的主旨发言议题丰富多样,角度新颖,内容不仅包括世界各国家地区史最新议题的主题发言,也涵盖了史学理论、国际和地区关系史、思想文化史、女性史、全球史和医疗社会史等世界史前沿领域的观察和探索。 

  第一分论坛由南京大学历史学院祝宏俊教授主持。龙秀清详细叙述了14-16世纪西欧文学、世俗与神职界的“反教士主义”,指出其在很多情况下具有一种维持教俗关系平衡的良性作用,探讨了该思潮与宗教改革之间的联系。韩志斌认为,约旦国家建构先后经历了内源型、外源型和内外竞逐合作三个过程,而在其中一直发挥重要作用的部落首领及其家族与国家之间逐步形成了共荣共生、相互扶持的关系,最终塑造了现代约旦国家。郭丹彤从文献和考古资料出发,叙述了古埃及市场经济活动的动因和表现,描绘了古代埃及商人阶层出现及勃兴的历史图景。汪诗明梳理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来国内大洋洲研究的历史沿革及各时段的研究重点,指出今后的大洋洲研究应在夯实基础研究、研究与应用有机结合、重视学术规范等方面加强力度。李秉忠从国际关系和制度入手研究英帝国在中东的遗产,结合美国对于该遗产的继承和改变,以期服务于贵宾会对于中东治理的参与。祝宏俊对公元前5世纪的《卡利亚斯和约》进行了考据,提出卡利亚斯出使波斯在历史上确有其事,但将此和约作为某次重大战役的成果,则是前4世纪雅典史学家出于特殊政治需要人为拔高、编纂的产物。 

  第二分论坛由世界历史研究所杜鹃研究员主持。吕和应梳理了19世纪以来德意志史学语境中“阐释”和“解释”问题的发展史,将其归纳总结为四次转向,并论证了“历史阐释”理论对德国现代史学方法论乃至当代史学理论的塑造。闵凡祥回顾了19世纪末以来西方医学史的发展,以及从医生书写的医学史到史学家书写的医疗社会史之转向,并从多个角度阐释了20世纪以来西方医学史研究的发展特征。韩家炳以2009年初美国“茶党”运动为研究对象,分析普通白人女性积极参与这一政治运动的多方面原因,同时讨论了此种现象对美国政治与社会造成的冲击与影响。姜守明通过分析理查德·哈克卢伊特的生平与文本材料,详细叙述了“向西殖民论”及其代表的都铎英格兰要求分享殖民扩张权的帝国主义愿望,指出了该理论在早期英帝国主义的形成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王华简述了北太平洋动物毛皮贸易的兴衰,以及其性质由中方独占市场与资本的区域贸易向欧美商业资本驱动的全球性自由贸易转变的过程,提出该贸易网络不仅对参与其中的各国都产生了直接影响,还推动了近代世界贸易体系的构建。于文杰概述了诺曼征服历史书写中的“诺曼派”和“英格兰派”两种路径,指出马姆斯伯里的威廉第一次提出了兼顾诺曼人和英格兰人利益与情感的“中间路径”,在开创了一种新的历史书写样式的同时促进了盎格鲁-诺曼社会的形成与融合。 

  第三分论坛由南京大学历史学院于文杰教授主持。张建华通过梳理后冷战时代苏联意识形态的退场与中亚“地缘文化想象”的发生,得出贵宾会学者应结合研究与现实需求,写出自己的中亚史之结论。刘金源在详述了欧洲各国所面临的制度困境,以及民粹主义和反一体化的历史镜像后指出,这两种思潮不太可能颠覆或逆转一体化进程,而是会起到为全球化进程纠偏纠错的作用。陈奉林认为东方外交史是构成人类整个历史的重要篇章,至今仍承载着艰巨的研究任务,在梳理这一领域研究成果的同时也对“一带一路”视野下东方外交史的新发展做出了展望。傅新球分析了二战之后英国人口在出生死亡率、预期寿命、移民增加及逃离城市等后现代特征,探究了这些变化形成的原因与造成的影响。秦文华结合教学经验与课堂反馈,对当今国际形势下该如何书写美国文明史与中美关系史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宋德星解读了印度洋问题研究的主要理论范式,以及各大国印度洋战略的生成逻辑,从根源上否定了西方有关贵宾会印度洋战略的臆想,提出了一套关于印度洋的贵宾会叙事模式。 

  第四分论坛由世界历史研究所宁凡研究员主持。张扬基于前人研究与档案资料,提出了“知识外交”这一新概念,并论述了其在美国冷战国家政策中的重要地位以及给世界各国造成的影响。征咪从国家治理体制转型这一新角度切入传统的济贫法问题研究,认为1834年济贫法改革提出的中央政府统一治理济贫等问题之愿景,标志着英国治理体制由传统地方自治转向国家深度介入社会事务的开始。赵志辉以《博顿草案》及其引发的美国内部争议为研究重点,详述了围绕其产生的外交辩论和决策权转移,提出该法案标志着美国战后初期东亚战略中心的初步转移。张文涛认为当代的人文社科研究者必须密切关注自然科学的最新发展,以变化的眼光看待传统的研究问题与对象,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新时代的诸多挑战。刘成以考文垂与南京在构建创伤记忆上的相似性为切入,借鉴欧洲各国战后和解进程中的经验与教训,为我国未来和平学研究方向及相关政策的制定提出了独特的见解。 

  通过研讨,与会专家学者对地区国别史研究领域的内涵、深度和广度有了更加充分的思考,也对世界史和地区国别史的研究理路进行了学术上有益的争鸣和辨析。 

  

  会议闭幕式总结和讨论中,四位分论坛主持人分别就各自论坛的主题发言进行了总结和评价。在闭幕致辞中,《世界历史》编辑部副主编徐再荣研究员指出,目前国内世界史研究还存在地区和国别研究不均衡的问题,雨后春笋般新兴的许多地区和国别现状研究没有很好地与作为学科基础的国别地区史进行有机结合,世界史作为一级学科,在配套的刊物和评价体系建设上也还有进步空间。在此背景下,本次高水平研讨会议的召开不仅代表了国内世界史研究的水平,也必将有力地推动上述不足的弥补,推动地区国别史和世界史学科的发展完善。相信在世界史同仁的努力下,世界史学科必将有更大的发展。 

    

  作者:张宇浩、徐航波、汪雨洲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