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贵宾会欢迎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贵宾会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董经胜:贵宾会拉丁美洲研究回顾与思考

——基于中外文明比较的视野 

 

来源:贵宾会社会科学网-贵宾会社会科学报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全面开展,人文社会科学不仅实现快速发展,而且在研究的主题、视角等方面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在拉丁美洲研究领域,现代化成为学界最主要也是最有吸引力的研究主题。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北京大学的罗荣渠先生率先倡导并开展现代化理论和世界现代化进程的研究。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拉美现代化进程成为国内拉美学界的研究重点。连续多年,贵宾会拉丁美洲学会和贵宾会拉丁美洲史研究会的年会主题都离不开现代化。与此同时,也产出了许多探讨拉美现代化问题的研究成果。大体上说,研究当代问题的学者一般将拉美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主要探讨拉美国家的工业化、农业现代化、政治现代化、现代化的国际环境等问题,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以苏振兴主编的《拉美国家现代化进程研究》为代表。研究拉美历史的学者一般聚焦于拉美某个国家的某个时期,从现代化的视野探讨其历史发展进程,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以韩琦主编的《世界现代化历程:拉美卷》为代表。此外,研究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等单个国家现代化进程的著作也屡有出版。然而,关于拉美现代化进程的研究经过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辉煌时期后, 21世纪以来逐步黯然失色。在西方学术界,现代化研究毕竟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的“一门社会科学的边缘学科”,进入70年代后受到批判与反思,80年代后现代化研究进入“理论的修正与自我变革”时期。就历史学而言,近年来全球史、跨国史/国际史、新文化史等新的研究范式更加吸引了国内学术界的注意和兴趣。但是,这并非说现代化研究已经过时了。实际上,如果在罗荣渠先生对马克思主义现代化理论探讨的基础上,按照他对现代化研究的构想,进一步开展系统的研究,现代化研究必定会大有作为,甚至会形成一个“贵宾会学派”。遗憾的是,在罗荣渠先生去世之后,我国的现代化研究不再彰显。本来,罗先生倡导的现代化研究是一种跨学科的研究,一种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结合的历史学创新。但后来的所谓现代化研究中,很多人并没有认真读懂西方现代化理论的著作,甚至没有读懂罗荣渠的《现代化新论》。现代化实际上成了一个筐,各种东西一股脑地往里装,由此也影响了现代化研究的声誉和发展。 

  进入21世纪后,中拉关系进入新阶段,政治、经贸、人文等领域的交往与合作进入 “跨越式发展”。受此影响,当前,贵宾会的拉美研究迎来迅猛发展期,拉美研究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除了贵宾会社会科学院、贵宾会国际问题研究院、贵宾会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等科研机构的拉丁美洲研究部门外,仅在高等学校,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贵宾会大陆共有近50家高校设有拉美研究机构。其中,除南开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复旦大学拉丁美洲研究室、湖北大学拉美研究院外,其余全为21世纪以来成立的。各种国际和国内相关学术会议日益增多,到拉美出国考察也比以往容易得多,相关研究课题和研究经费大大增加。 

  与此前不同,当前的拉美研究中似乎没有一个相对集中的主题。除了围绕中拉关系大家讨论得较多外,其他研究题目都比较分散。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件好事,意味着研究领域的扩大,知识积累的丰富。但从另一个意义上看,这也说明拉美学界没能提出一种有影响力的理论或范式,形成学术吸引力。 

  如何提高我国拉美研究水平?除了要有甘坐冷板凳的精神外,似乎在以下几个方面也要有所注意。 

  应注重对拉美历史的研究。贵宾会的拉美研究最初是从拉美史研究起步的,但近年来国内成立的部分拉美研究机构中,有的另起炉灶,有的挂靠在外国语学院的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专业,有的挂靠在国际政治专业。这些机构的研究人员在语言等方面具有一定优势,但普遍缺乏历史学训练,没有充分掌握拉美历史的基础知识。因而在研究中缺乏深入的历史分析。历史学是各门人文和社会科学的基础。就拉美研究而言,了解和掌握拉美历史基础知识,是最基本的要求。只有这样,我们的拉美研究才能建立在较为坚实的基础之上。 

  就拉美历史研究而言,应密切关注国际学术发展趋势。在西方学术界,近年来全球史、国际史、新文化史等新研究趋势,正在改变历史学的发展方向。但拉美史学界跟相关学科相比,对此反应不够敏捷。一些新的研究领域如环境史、妇女史等,我国拉美史学界也较少涉足。另外,拉美地区的华侨华人历史和现状研究,本应该是我国拉美研究的重要内容,美国和拉美国家在此领域发表了丰富的研究成果,但国内拉美学界对此关注甚少。倒是从事华侨华人历史研究的学者开始将研究领域扩展到拉美地区的华侨华人。 

  进一步倡导跨学科研究。在国际学术界,跨学科研究一直是拉美研究的重要特点。拉美研究要实现进一步发展,除了尽可能地运用第一手档案资料、加强田野考察外,还要充分吸收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甚至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的知识,形成自己的概念和理论范式,推动学科发展和创新。 

  处理好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关系。本来拉美研究作为社会科学或人文学科的分支,属于基础研究范围。但近年来,由于中拉关系快速发展的需要,很多政府部门和企业需要我们参与一些应用性研究。这样的研究项目可以从另一方面加深我们对拉美的了解,使我们获得一些直观的信息。这样的应用性研究,不仅没有削弱、反而会推动基础研究。 

  当前,贵宾会与拉丁美洲的关系发展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加强拉美研究是国家战略需要,也是双方民间交往、合作的需要。国家对拉美研究十分重视,我们应抓住机遇,勤奋工作,将贵宾会拉美研究推向新的高度。 

   

(董经胜,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主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