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贵宾会欢迎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贵宾会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贵宾会欢迎您 > 学术成果 > 著作 > 《历史性的体制:当下主义与时间经验》
 

《历史性的体制:当下主义与时间经验》

 

[法]弗朗索瓦·阿赫托戈 著 

黄艳红 译 

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3月

ISBN: 9787508699172

 

内容简介  

  本书被视为结构主义没落之后史学危机的突围之作和“新史学”的代表作,确立了阿赫托戈在学界的地位。

  历史性的体制是指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衔接关系/方式。本书强调社会现实与历史哲学之间的紧密联系,作者从时间观念入手,衔接古代和现当代历史,论述了从古到今不同历史性的体制,填补了结构主义没落之后的学术理论真空,历史学的研究重新回到对人和精神世界的关注。

  阿赫托戈选取一些有代表性的时刻阐述不同历史性的体制,而不是说教式的全景分析,提出的一系列新概念,如“历史性的制式”“当下主义”等都在学术界和媒体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且已辐射到当前其他学科的理论探讨中。

  除了对法国史学传统的继承,本书还多有对人类学和社会学,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史学的借鉴,不仅为贵宾会知识界和关注西方思想动态的读者介绍欧洲前沿的学术理论,关于时间观念的思考也可引起现代人对生活方式的反思。

 

目 录  

新版序言 i

 

导 言 viii

时间的秩序I

第一章 历史之岛

英雄体制

从神话到事件

误解的作用:从事件到神话

人类学与时间性的形态

第二章 尤利西斯和奥古斯丁:从眼泪到沉思

每一天都是第一天

尤利西斯的眼泪

塞壬与遗忘

尤利西斯未曾读过奥古斯丁

第三章 夏多布里昂:新旧历史性体制之间

青年夏多布里昂的旅行

“历史是生活的导师”

美洲旅行箱

时间体验

旅行的时间和“旅行”中的时间

废墟

时间的秩序II

第四章 记忆,历史,当下

现代体制的危机

当下主义的兴起

当下的断层

记忆和历史

民族史

纪念

《记忆之场》的时刻

第五章 遗产和当下

一个概念的历史

古代人

罗马

法国大革命

迈向世界化

环境的时间

结语 双重的亏欠:当下的当下主义

参考文献

索 引

译后记

 

   

何为时间秩序?——《历史性的体制:当下主义与时间经验》书评

  “三个世纪以来,对过去的客体化很可能已将时间变成了一门学科中的不假思索之物,而(历史)这门学科却总是将时间作为分类的工具”(米歇尔·德·塞尔托),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弗朗索瓦·阿赫托戈(Francois Hartog)于“时间”处着眼,从对当下的追问出发,探讨了时间的秩序(历史性的体制),以及如今当下主义所处的时间危机。

  《历史性的体制:当下主义与时间经验》共分为两部分。在“时间的秩序I”中,阿赫托戈从人类学家萨林斯研究过的南太平洋岛屿转入荷马笔下的主人公尤利西斯穿越的大洋,并于奥古斯丁处稍作停留,以对基督教的历史性体制略作叙述,随后作者又来到法国大革命这个标志性时刻,以夏多布利昂(Chateaubriand)为切入点,考察了新旧两种历史性体制之间的交汇与碰撞。

  接着,“时间的秩序II” 聚焦于1989年柏林墙坍塌的时刻,以皮埃尔·诺拉(PierreNora)《记忆之场》一书为指明灯,对当代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在阿赫托戈看来,“记忆”和“遗产”正是如今时间危机的标志,“在这时间危机中,当下以及当下的维度始终扮演着驱动者的角色”。

  原文见:Abdelmajid Hannoum,Review: What Is an Order of Time? , History and Theory ,Vol. 47, No. 3, (Oct., 2008), pp. 458-471.

  (由于原文较长,在翻译过程中有一定删改)

  译者:qyl

  经验的时间有历史吗?人们能够撰写一部关于经验时间的历史吗?莱因哈特·科泽勒克(Reinhardt Koselleck)已然向我们证明了时间作为历史书写对象的可能性。追随科泽勒克的脚步,弗朗索瓦·阿赫托戈试图说明时间不仅有其历史,而且具有一种历史性的体制。事实上,阿赫托戈所谈及的“历史性的体制”与米歇尔·福柯论及话语的秩序类同。那么,究竟何谓时间的秩序、历史性的体制呢?

  阿赫托戈首先指出时间的秩序并不意味着时间本身、以及所有的时间,而是一种时间的历史性,它蕴含并联结着过去、现在、未来三个不同的范畴。(历史性体制一概念可以通过时间的秩序来予以解释。)“所有历史学,无论采取何种表达方式,都须以一种或多种时间经验为前提,都会参照、反映、显露、光大或抵触它们”。在克劳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evi-Strauss )的影响下, 阿赫托戈认为每种文化都有其独特的历史性体制,不同社会、成员在感受和表现时间的方式是多样的。时间的表征,像所有的其他表征一样,被人们用以影响并控制当下。根据阿赫托戈的说法,差异化的时间经验和表征方式导致了人们利用时间影响和改变当下的不同。

  实际上,这些具有强烈哲学色彩的假定并非阿赫托戈的主要关注对象,他更关心的是提供一种关于特定的“历史性体制”的历史,他将其定义为“现代的历史性体制”。在阿赫托戈看来,现代被一种他称之为“当下主义”的时间危机所困扰,“人们所经验的当下难以察觉、近乎静止和永恒”。在这里,阿赫托戈意图强调:在现代社会中, 当下成为了时间表征的核心焦点。过去与未来的范畴只是用来确定当下的某种工具。

  ……

  在保罗·利科(Paul Ricoeur)一部关于记忆和遗忘的著作中,他曾指出那些被压抑的、沉默的记忆,以及那些被强迫的、扭曲的记忆,都是经由复杂的权力渠道实现的。因而,对对时间的分析应当像对文化和社会的任何分析一样不能忽视权力问题:强加的是什么?什么值得纪念的什么?遗忘的又是什么?谁在强加?谁在纪念?又是谁在遗忘?阿赫托戈认为身份、遗产、纪念和记忆是当代主义的标志。这毋庸置疑,但若考虑到利科对记忆和遗忘的理解,将身份、遗产、纪念和记忆作为当代主义的标志某种程度上掩盖了现在与过去的斗争。 阿赫托戈、诺拉(Nora),甚至已故的利科认为纪念是针对于当下的,但对于其他群体,特别是那些与他们一起背负着殖民主义重负的群体可能会有不同的感觉。对于他们而言,过去仍在继续。他们通过对当下的纪念,要求过去仅仅成为过去。人们可能还会想知道当下主义是否是属于全体人们的,包括那些似乎并不享有它的人。就像一个人可能拥有多种文化身份一样,一个人可能同时生活在不同的时间秩序中;一些人在某一时刻占上风,而在另一时刻则不然。

  这个问题又再次将我们拉回到权力上来。通过阅读这本富有说服力的书,人们意图弄清究竟是什么使得当下在今天占据支配地位,而牺牲了其他的时间经验。多种时间秩序同时并存不仅是可能的,亦是现实的。但这些时间秩序既不能够都占据支配地位,亦不皆为有效的,即为理性和务实的。对时间的研究应在考量多样性的同时,纳入权力问题。因为权力问题较之于其他更具合法性,也更容易使人产生处于正常状态的错觉。阿赫托戈为我们提供了一段关于支配的时间秩序的历史。由于他的工作已经完成,我们只能希望后人能够继续书写那些底层的时间秩序以完善这幅历史画卷,从而使我们能够更完整地讨论位于主导性和边缘性地位的时间秩序。

(选自 世界史茶馆 微信公众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