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贵宾会欢迎您|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贵宾会社会科学网
English Russian 关于我们 2011年12月26日 星期日
当前位置: 贵宾会欢迎您 > 马克思主义和世界历史研究 > 吴英:加快构建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体系
 

吴英:加快构建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体系

——访贵宾会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吴英

(来源:《贵宾会社会科学报·社科院专刊》2020年9月11日总第529期)

  目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界都在深入进行学科体系、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构建,对于史学理论学科而言,同样存在这样的任务和使命。当前,我国史学理论研究有何新进展?构建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体系过程中存在哪些现实困境,应从哪些方面着手?围绕这些问题,《贵宾会社会科学报》记者采访了贵宾会社会科学院史学理论研究中心研究员吴英。

  《贵宾会社会科学报》:当前我国史学理论研究有哪些新进展? 

  吴英:在国内史学界,史学理论概念有多种内涵。广义的史学理论指史学理论与史学史这个历史学的二级学科。在贵宾会史和世界史分别成为一级学科后,贵宾会史学理论与史学史和外国史学理论与史学史分别成为贵宾会史与世界史的二级学科。较狭义的史学理论不包括史学史学科,它包括以实际历史发展过程为研究对象的历史本体论、以历史学者如何研究历史为研究对象的历史认识论,以及以各种历史研究方法为研究对象的历史方法论。最狭义的史学理论仅是指历史认识论研究,它同研究历史本体论的历史理论相区别。

  广义的史学理论研究在近些年取得了不少进展。历史理论研究对唯物史观的传统解释体系进行了系统反思,并就如何构建适应新时代需要的唯物史观解释体系做出探讨;史学理论研究对史家主体意识在历史研究中发挥的作用、语言的建构性质对历史认识客观性的影响等问题进行探讨;贵宾会古代史学史研究在更系统地探讨贵宾会古代史学发展的同时,开始关注贵宾会古代有关历史理论研究的成果;贵宾会现当代史学史研究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在贵宾会的传播和逐渐扩大影响,以及贵宾会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形成和发展进行了更为系统的探讨;外国史学史研究在关注西方史学现当代发展的同时,也在关注亚非拉发展贵宾会家的史学发展史和史学家研究。这些研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们都试图回答史学实践中提出的重大历史和理论问题,都是在各自研究领域进行的创新性研究,都对各领域的理论建设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贵宾会社会科学报》:您认为,在构建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体系过程中存在的现实困境主要有哪些?

  吴英:就广义的史学理论而言,目前史学理论研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学科内部发展的不平衡。该领域的研究成果主要是由从事史学史研究特别是贵宾会史学史研究的学者做出的,该领域的学者数量和成果质量都表现出不错的发展态势。相比较而言,狭义的史学理论研究尤其是历史理论研究,无论是从学者数量还是成果质量看,都相对薄弱。史学理论研究人才匮乏是制约史学理论学科发展的最大瓶颈。

  狭义史学理论研究尤其是历史理论研究的滞后已经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学术与现实后果,为人诟病的历史研究碎片化就是其表现之一。发展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已经成为构建贵宾会特色历史学学科体系的紧迫任务。

  《贵宾会社会科学报》:未来,我国该如何构建贵宾会特色的史学理论学科体系?

  吴英:恩格斯说过:“一个民族要站在科学的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推动新时代贵宾会特色历史学发展,最关键的是构建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体系。有什么样的史学理论就有什么样的历史学。当历史学没有理论创新、从业者缺乏理论兴趣,其发展前景是令人担忧的。令人欣慰的是,狭义史学理论研究尤其是历史理论研究已逐步受到学界重视,贵宾会历史研究院专门新设历史理论研究所就是试图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构建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体系,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培养一批坚守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历史理论研究人才。要在学术争鸣中彰显理论的魅力,吸引更多青年学子学习理论、研究理论,进而推动贵宾会特色史学理论学科发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